孟 青 宇

惜九隐云归故里

文笔一般般,将就着看吧!

九辫穿越文

 

三.时空改变,扭转乾坤

 

张云雷,这辈子遇见你爱上你,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福。请原谅我没能陪你一直走下去,如果可以我真的想留在你身边,宠着你疼着你一辈子,角儿你知道吗,我很早就爱上你了,从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了,如果人有轮回,我希望我们能再次遇见,那里有美丽彼岸花,霎那芳华我遇见了你。可以大胆毫无顾忌的去爱你,相守一生不离不弃,你是张云雷,我是杨九郎。

{2015年8月20日,晚上10点20分}

“哎呀....靠,可累死小爷我了。”桌上刚刚码完字的李诗元伸了个懒腰,【李诗元,女,一名网络写手作家,她写的文脑洞清奇,文笔既潇洒又细腻,是一个常年混迹于耽美圈的大大。】拿起桌上的粥就喝了起来,丝毫不顾这已经是放了两个多小时的‘晚餐’。此时手机铃声冷不丁的响了起来,差点吓得李诗元将手中的粥差点丢了下去。

“谁啊,大晚上的干嘛呢!!有事快说,有屁快放,吓死老子了....”李诗元看都不看,拿起手机直接就吼了起来。

“元子,出大事了,我撞死人了~呜怎么办啊!!”电话那头传来的姜花的鬼哭狼嚎,吓得李诗元一个激灵,满身的火气被这么一句灭了一个干净。

“什么,撞死人了,在哪家医院啊,好,我马上就过来。”李诗元边说边拿起车钥匙急匆匆的家门口走去,李诗元一路飙车畅行无阻,她满脑子都是姜花撞死人的事,刚到地方她就像发射炮弹一样冲了进去。

“花儿,怎么样啊现在,怎么回事啊 。”到了距离手术室不到50米的地方,李诗元就朝着姜花喊问着。

“我......我也不知道啊,他浑身都是血,我下了班往回走,你知道的我开车一向很小心,我是真的……没看见,那人就像从天而降一般,直接就撞在我车前……。”姜花的脸煞白煞白的,说起话来直哆嗦,双手还时不时的握紧。【姜花,女,一名宠物医院的老板,及其爱猫,家里光是猫就养了九只,为人善良,有点胆小但是很有义气。】

李诗元一听很是诧异的问道“难道是遇到碰瓷的了?!不对啊,哪有把自己弄的浑身是血出来碰瓷的。”

李诗元瞬时间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了。

“我还以为得直接去停尸房呢,这不还没死呢吗,那么着急干嘛,我还以为多大事呢。”此时匆匆赶来的君凡说道,语气含着淡淡的不爽。【季君凡,男,特殊办案处的成员,为人有时心直口快,经常一副老子不爽的表情。】

“行了,现在这都撞人了,你能不能少说几句。”李诗元看着姜花刚听完季君凡话,脸上更加不安的表情,连忙说道。

“别说现在在抢救,还没死,就算是死了只要调到监控视频,就足以证明姜花你是无意肇事,而且还把人送进了医院,剩下的就是钱多问题了,担心什么呢。”季君凡将此事分析了个透彻,顺带安慰安慰此时被吓的直哆嗦的姜花。

他给了李诗元一个眼神,意示李诗元抱着姜花安抚安抚。

“现在是死了人,你走开,不要烦我。”姜花对着季君凡吼道,看着也没了想刚刚抖的像个筛子一样。李诗元看着姜花这样,感觉也不需要她的安抚了,也就松了一口气。

漫长的三个小时过后。

“灭了,灭了......怎么样,怎么样啊,他没事吧医生。”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,医生刚走出来,姜花和李诗元便迫不及待的冲了过去,一把抓住医生的手连忙问道。

“嗯,放心吧,病人没事,身上呢都是一些皮肉伤,就是头上伤的比较重,有些轻微脑震荡,需要留院观察一段时间,我先把病人转到加护病房,你们小心些护理就行了,那家属签个字吧。”医生直接把单子塞进季君凡的手里。

“那个我们不是家属,是我朋友不小心开车撞到他了。”李诗元摇了摇头解释道。

“不是!!!”医生一脸诧异看着他们,说着,里边的护士已经把人退了出来。

{2023年8月30日}

几日后.........

“什么,怎么会这样”熙熙满眼的不可置信,她心中一阵悲凉。

“我也不敢相信,可是事实便就是如此,明明两人才刚说开不久..............”眼里从眼眶滑落,相思不由自主的哭了起来,她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好无情,为什么这种不幸的事情会发生在他们身上~

这时熙熙猛然想起来“云雷现在也不知怎么样了,不行我得去看看他”

“等等,我也去”相思慌忙拿起包包,跟熙熙一块出门,并把店门关了,挂上’店长有事外出,归期不定’,两人便开车向张云雷家驶去。

“X月XX号XXX路发生一起车祸.............”

“杨九郎,张云雷.......”

关于杨九郎车祸的报道从第二天开始就满天飞了,褒贬不一,各类报纸杂志电视纷纷爆料出来一些真真假假的消息,微博上朋友们合作的人都纷纷发微博哀悼,此时已经分不清事件的真假,人们的真假情谊。杨九郎的粉丝们更是一片哗然,甚至有些自发性的去车祸现场哀悼,场面一时之间有些控制不住,哭声连连。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然不重要。

而我们的另一位主人公张云雷,则是将自己关在二环的一个不大却很温馨的房子里,整整三天,不吃不喝,不见人不说话,就那么呆呆的坐在床边。眼看着张云雷日渐消瘦,如今更是狼狈的看着就像只剩下骨架支撑一般,无论是张云雷姐姐姐夫,还是师兄弟来,不管怎么说怎么劝,张云雷就像一个木偶一样,完全没有任何反应,只有微弱的呼吸才能证明他还活着。

评论(12)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