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 青 宇

惜九隐云归故里

文笔一般般,将就着看吧!

九辫穿越文

 

八.思君,念君,不如见君


 {2015年}

“啊~~~~~。”天空出现了一个黑洞,从里面掉出来了几个人。

“万木有灵,生长。”古雪薇一只手将放在她发簪的种子取下,放在掌心,另一只手指尖轻点了一下,口中念着咒语,只见她将种子往地下丢去,种子瞬间发芽成长,变成一个巨大的花朵;花瓣将古雪薇从空中接住,缓缓而落。

相思则是将熙熙搂进怀里口中轻吟“羽之翼。”她的背后竟长出一双雪白的翅膀,一根根羽毛洁白如新,看起来很是柔软,实际上富有强大的杀伤力。

这时相思看见不远处的张云雷,便伸出一只手碾成兰花指弹出:“护。”语音刚落,张云雷就见自己好似被什么包围住了一样,伸手戳了戳,嘴里喃喃着“哦,还挺有弹性。”

而顾可蓥依旧是双手放至胸前,念念有词,然后双手甩出喊道“去。”只见一群小纸人从她的衣袖中快速飞出,聚在她的脚下托住了她。

宁清染更是简单,她将手腕的银蛇往地下一抛,银蛇瞬间变得巨大,将她接住在头上。

至于沈鹜和沐晴宝就更不用说了,自己各显神通将自己安全降落。

“我去,要是我们没点本事那还不摔死啊,可蓥你说你,就不能找一个好一点的地点降落吗。”宁清染一脸不爽的看着顾可蓥道。

顾可蓥瞥了她一眼,淡淡的回道“你以为我不想啊,你也不看看这次有多少人,要只是一俩个会这样吗!”

“好了,一人少说一句,现在先查清楚这里是哪里,尽早找到杨九郎才是最重要的。”古雪薇看她俩又要吵起来,便连忙打断。

相思看着这个地方,不由得又想起了些什么,‘终究还是逃不过啊,但是这次我不会想之前一般没用了,等着吧,莫青笙。’

一旁的沈鹜将行李箱打开,找出自己的电脑打开,双手在将键盘上不断的飞舞,电脑上面输着一串串的代码,几分钟的时间便将地址查了出来。

“这里是B市的五环之外的古文化园,据网上所诉这个地方因为风景是自然形成的,所以便受一直国家保护,此地是个具有天地灵气的好地方。”沈鹜将了解到的信息迅速说了出来。

沐晴宝摸了摸下巴,“现在是15年吗?真好奇和23年有什么不一样!!”

“行了,我们尽早找到住的地方,先安顿下来再说;可蓥让你的小纸人去探路,将我们带出去。”熙熙退出相思的怀抱,边走向张云雷边吩咐道。

顾可蓥点了点头,一挥手将刚刚降落时收回的纸人,再一次的叫了一些出来;对着他们道着一些听不懂的语音,几个小纸人便朝着四面八方飞去。

“熙熙姐,这次我很快就能见到九郎了吗!”打从顾可蓥在‘故里’的天台启动空间转换开始,张云雷就知道有些事不是不存在,只是它被隐藏了起来。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问,将一切埋在心底。

“你放心吧,很快的。”熙熙握着张云雷的手安慰道。

不一会儿功夫小纸人就回来了,顾可蓥在了解完情况之后,便让它们前面带路。

“老大,搞定了,我们走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“元子,为什么我不能和他多接触啊!”姜花看着李诗元一脸的不解,她不明白杨九郎看起来这么没有威胁性的人,怎么就值得季君凡和李诗元顾忌。

李诗元无奈的对着姜花说:“你不明白,他突然凭空冒出来就代表他不一般,就算不是他人的问题,那么此事也必定和他有关,像咱们这种小市民,最好还是不要掺和进去,让君凡来处理是最好不过的了。”

“可是,你明明就知道,我们……唔……唔。”李诗元听姜花一说这话,便连忙捂住了她的嘴。

“我的姑奶奶啊,这可不是在家,你的嘴就不能好好的吗!这事也是能说的吗。”

“唔……唔唔……哈……”姜花用力掰开李诗元的手,“咳咳……李诗元你要憋死我吗?!真的是的,~哎呦我知道了,不说就不说,也不知道我们的身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。”

“闭嘴吧你!”李诗元恨铁不成钢的戳着姜花的额头说到。

“总而言之,言而总之,你少给我和杨九郎接触就对了,记住等会见了他把事情说清楚就走。”

“知道了!啰嗦老太婆。”姜花摸着额头嘟喃着。

李诗元扭头就对着姜花到,“你说什么!!”

“没有,没有,我们走吧!”姜花瞬间怂了,拉着李诗元就往前走。

病房内……

杨九郎的情绪安稳了下来,视频也不看了;而季君凡则是在一旁削着苹果,“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啊,你可以说没事的,能帮我一定帮。”

“那么,可以麻烦你给我安排一个落脚的地方吗?我的证件都不见了,而且那个…………。”杨九郎觉得有些难以启齿,声音越说越小。要不是季君凡耳朵好,估计都听不清说得是什么。

季君凡点了点头:“行吧,那这些日子你就先和我住,至于其他的我再帮你安排。”

季君凡觉得杨九郎很古怪,但是又说不上来哪里古怪,便决定先将他带在身边盯着,一旦出事他也方便解决。

‘咔嚓’一声,门开了,李诗元和姜花走了进来。

“怎么样啊,我给你买了点吃的,你先填填肚子吧。”姜花拿着自己买的粥走向杨九郎,“这粥还是温的,你可以试试看合不合口味。”把手里的粥递了过去。

“谢谢啊,麻烦你了”杨九郎接了过来,放在了柜子上。

姜花连忙摆手“不用客气,小事。”

“那个杨先生,我们来也就跟你说一件事,我朋友这边呢也帮忙把你送进医院了,你这边没什么事的话,我们就走了,毕竟我们也有些自己的事情要处理。”李诗元见姜花如此作态,便直径开口向杨九郎说道。

杨九郎一愣,“没事没事,麻烦你们了,本就是我的事。耽误你事了,真不好意思。”

姜花看着便想说些什么,而季君凡早已意示李诗元将她拉走。李诗元一把姜姜花拉住,嘴里还说着:“那就先这样了,我们还有事要忙,就不打扰你休息了,再见!”

杨九郎就看着姜花被李诗元拖了出去,也不知自己该作何表情,看了一眼季君凡;季君凡也正好在看着他,气氛突然尴尬了起来。

“你终于还是来了啊~呵~看来接下来有好戏看了啊!”一名身披红色斗篷,墨黑般的乌发顺着肩膀披了下来,穿着一身洁白如雪的旗袍,裙摆处还带有曼陀花的镂空花纹。只见坐在一张复古的沙发上,一只手里拿着红酒,另一只手抚摸着大腿上的白猫。






不要小看我的脑洞,这篇文已经不是我最初的想法了,所以<(▰˘◡˘▰)事情已经没那么简单了,朋友们!!

评论(8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