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 青 宇

惜九隐云归故里

文笔一般般,将就着看吧!

九辫穿越文

由于有俩个二爷和九馕,所以此文中2023年的称呼为二爷和九馕,2015年的就是张云雷和杨九郎了。希望大家不要感觉乱哦!


十五.有爱的四个人儿


熟悉的开场,熟悉的动作,再加上熟悉的两个人;台下的二爷和九馕不仅仅是看的津津有味,甚至还时不时的台上的张云雷和杨九郎点评。


“去啊,傻了?”


“我是傻了,您要什么?”


“用我们专业术语叫寿衣。”


“我我,我觉得,不着急吧。”


台上张云雷和杨九郎正说着词呢,台下的九馕哈哈大笑,笑的同时还不忘将手里的橘子,递到二爷嘴边。


“角儿,你说那个时候的我们真逗啊,你看看你的发型,哈哈哈哈哈哈。”这是日常在惹毛他家二爷的馕。


二爷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,一个回嘴就说:“你好,你好,跟河马成了精似的。”


九馕一看自己家角恼了,赶紧哄道:“没有,我是说你怎么样都好看。我家角儿最好看了,别气啊!”


二爷看都不看九馕,继续看台上的表演,还感叹了一句:“还是三庆园的茶水好,气氛也好。”


说着台上已经进行到张云雷伸手脱杨九郎衣服了,这时台下的九馕连忙那手遮住了二爷的眼睛,二爷正看的开心呢,突然一片黑暗袭来,二爷一手就拍了过去,对着九馕就说:“杨小瞎,你死不死啊,遮我眼干嘛呢?!!”


九馕看了一眼台上,只见杨九郎已经把衣服扣好了,这才对着二爷答道:“哪怕台上那个也是我,但是你不能看,知道不。”


二爷一听这话就笑了:“哪有人吃自己醋的,你要这样,那等下台上的张云雷脱衣服,你也不许看!”


“行,这个没问题,你人都在我身边了,我不看他我看你。”情话馕上线了。


二爷脸一下就又红了:“闭死你那个嘴,安静看相声吧!”


台上的张云雷正摇头晃脑开心的鼓掌呢,杨九郎一脸无奈的说:“他是不是骂我呢,刚才。”台下一群人跟着掺和说“没有,没有,你听错啦哈哈哈哈哈”
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台上的表演也渐渐接近尾声了,即便再怎么不舍得,最后表演终究还是结束了,两人鞠躬下台了。漂亮妹子又来报幕了,九馕知道下午他们就这一场表演,所以悄悄凑了过去扯了扯二爷的袖子问:“角儿,咱们要不要去后门见见他们啊?”


二爷一脸惊奇的看着九馕::“可以这样吗,那我去。”


九馕话也不多说,拉着二爷就偷偷往旁边的通道跑了,轻车熟路的他们就到了三庆园的后门等着,而此时的三庆园后台,张云雷站着让杨九郎帮他把大褂脱下来。


“磊磊,你是不是又瘦了,你看你这身材。”说着杨九郎还动手摸了一把。


张云雷一个挥手就拍了过去,翻了一个白眼:“干嘛呢,别给我在那摸摸索索的。”


杨九郎也不恼,把桌面的水杯递了过去给张云雷,自己则是自顾自的走到一旁脱大褂,把大褂置放好;张云雷喝了一口就不喝了,招呼着杨九郎准备出去逛逛,杨九郎忙跑了过来,拿起水杯也喝了一口,就跟在身后。两人走出三庆园后门,边聊天边打闹。


忽然张云雷感觉有人在看他。他往前一看,有两个人带着帽子和口罩就在前方站着,张云雷拉着杨九郎的手说:“翔子,你看,前面那两人像是在看我们,你说他们是不是粉丝啊!”


杨九郎抿嘴一笑:“指不定啊,他们就是咱们的粉丝也不一定啊。”


张云雷一听这话便开心的拉着杨九郎就往他们跑去:“走,去看看去。”


而此时的二爷因为天气转凉打了个喷嚏正被九馕说着呢,九馕把二爷的外套给他套上说:“角儿啊,你说你,这天气又不热,把外套脱了干嘛,要是感冒了可怎么得了。”


二爷也不反驳,只是点了点头,眼睛还东张西望着,“九馕,你看他们出来了!”


九馕连忙抬眼望去:“哦,多大点事,能有你身体重要,赶紧把外套穿好。”


张云雷拉着杨九郎跑到了他们面前问:“你们是我们的粉丝吗?”


二爷看着张云雷说:“对啊!”


张云雷一听这话就更开心了,对着杨九郎笑着说:“翔子,你看,真的是我们的粉丝。”杨九郎也是笑的眼睛都咪了起来。


九馕这边刚把衣服给二爷穿上,见着杨九郎就伸出了手:“你好,初次见面。”


杨九郎连忙握住了九馕的手说:“你好,你好。”


二爷见状实在是憋不住,开口大笑了起来,九馕怕二爷笑过头,拿着手拍着二爷的后背说:“角儿,慢点笑,悠着点啊。”


二爷摆了摆手说:“九馕,我忍不住了,你们太可乐了,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
“好嘛,天津话都飚出来了。”九馕也是无奈的说。


张云雷和杨九郎却懵了,打从一开始的熟悉感,到声音的熟悉度,好歹张云雷和杨九郎也是在一起多年的人了,对彼此更是熟悉,一听九馕的‘角儿’加上二爷这句天津话,两人是彻底懵了。


杨九郎对了两人就说:“你,你你们???”


九馕见状把口罩取了下来,对着杨九郎笑着说:“你好,初次见面,我是杨淏翔,艺名杨九郎。”


这边的二爷也笑够了,把口罩摘下来说:“你们好,我是张磊,艺名张云雷。”


杨九郎先反应过来,拉着张云雷倒退了两步说:“磊磊,你说我是不是幻觉了?!!”


张云雷伸手掐了一下杨九郎的脸,问他:“翔子,你疼吗?”


“哦,哦哦磊磊~~松手~~哦”杨九郎疼的都打颤了,连连让张云雷松手。


张云雷赶紧把手松开,捧着杨九郎的脸问:“翔子,怎么样,我帮你吹吹,呼~~还疼吗,不疼了啊呼~~。”


杨九郎看着眼前一脸温柔的张云雷说:“不疼了,有你在一点都不疼了。”


九馕看不过眼了吗,他在一旁调侃着说:“唉,你俩在我俩面前秀什么呢,真是的!”


“咋的,你嫉妒啊。”杨九郎一脸得意的看着九馕说。


九馕嘟着嘴看着二爷就撒娇:“角儿,你看他,偶也要。”说着还拿出在台上那股撒娇劲身体摆来摆去。


“好好好,我们九馕最可爱了,我最爱你了。嗯啊~”二爷一口亲在了九馕嘟着的嘴上。


张云雷连忙用两根手指叉开遮在眼睛上,嘴里说着:“哎呀,没眼看了,翔子你转过去!!”











 (*≧▽≦) 说上话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期待下面剧情吧

评论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