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 青 宇

把一些改了,←_←尽量靠着自己的思路走

依旧是孟~腹黑~鹤堂和周~奶团子~九良。

还是主堂良,副九辫



孟鹤堂是个典型的腹黑男,表面上一副温文儒雅,谦谦君子;实则是足智多谋,笑里藏刀。


在七队很多人表示有时候开开玩笑,和副队‘架空’队长是可以的,只要不过分就行,一旦惹怒了队长,后果不堪设想,轻则也就几周受罪,坚持学习啊等等;重则不仅要天天被说到怀疑人生,还要被停演。


要说这孟鹤堂的为人处世,于大爷可就有话说了,毕竟是自己孩子,于大爷了解的一清二楚,他说“小孟这个人啊,你别看他平时温文尔雅,他心里头跟明镜似的,他想要什么,他自己会把握,他可是最会揣摩人心了!”



二爷表示:“小哥哥人好,有什么事我就乐意找他,因为小哥哥永远都会帮我!”


二爷会这样说是因为有一会回杨九郎和他闹分手,原因是杨九郎不想拖累张云雷,他觉得张云雷应该有更好的未来,所以毅然决然的分手了。




分手过后张云雷跑到孟鹤堂家里,孟鹤堂就看着他不停的哭,不停的喝酒。


无论孟鹤堂怎么劝,就是不停的哭,嘴里还说“小哥哥,你不懂,我好难过,我做了这么多,他一个念头上来,说分就分,我算什么,什么都不是呜。”说着说着张云雷又抱着孟鹤堂哭了起来。


孟鹤堂实在是心疼的看不下去了,他和小辫多少年的感情啊,孟鹤堂懂张云雷这个人,他不想家里担心,所以一出事就跑他这里来,但是孟鹤堂对杨九郎就忍不下去了,所以在张云雷喝醉之后,把他照顾好便跑到了杨九郎家里。




孟鹤堂在杨九郎开门之后,直接跑到他家洗手间接了一盆水,就往杨九郎身上泼,他抓住杨九郎的衣领说:“杨淏祥,我告诉你,小辫为你付出那么多,不是你他妈一句不想耽误他就完事了的,别和我说什么离开你他会更好,明眼人都看出来的事,他把命都给你了,你他妈不要他,是想逼疯他吗,我告诉你杨淏祥,你最好自己把他给我哄好,如果还有这事发生,我不会把你遮掩,你别忘了小辫有的是人疼,师傅师娘还有大爷们可都在呢!”说罢直接把杨九郎推倒在地,扭头就走。




从那事过后,那一个月里面杨九郎见这孟鹤堂就心里发毛,老老实实的喊师哥,能躲则躲,能不见面就不见面;张云雷都快被杨九郎这幅怂样给都笑了,他和孟鹤堂坐一块聊着:“你看你把他吓的,逗死我了,这一副见着猫一样。”




孟鹤堂端起茶杯,轻吹了一下喝了一口说:“这样也好,看他还敢不敢胡思乱想,屁大点事一天天的。”




所以说孟鹤堂是个心里有主意的人,他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的,就像是周九良。




温水煮青蛙,慢慢来,孟鹤堂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看上这个团子的了,但是既然看上了那就一定是他的,所以孟鹤堂给周九良设了个圈,慢慢将周九良圈进自己的地盘。




而周九良呢,在孟鹤堂一步一步的牵引下,也慢慢的喜欢上孟鹤堂,当周九良意示到自己喜欢孟鹤堂之后,先是一阵不安,毕竟多年搭档,这事不好说啊。


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,但是他又想吸引孟鹤堂的目光,想让孟鹤堂知道他不是当年那个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小屁孩了,所以周九良开始学‘坏’了,他开始学会了夜不归宿,每天一下班就往外跑,每次做什么事都跟孟鹤堂对着干,孟鹤堂不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,把孟鹤堂气的不行。




可是日子久了,孟鹤堂也就当他叛逆期到了,降降的也就不说他了,但是周九良不乐意了呀,所以周九良就带着他堂妹,当着大伙的面一块去‘约会’。


周九良见孟鹤堂还是不在乎,破罐子破摔的在他堂妹家喝的烂醉如泥。他堂妹实在是看不过眼,躲到厕所里打电话给孟鹤堂,孟鹤堂急匆匆的从家里赶到的时候,周九良抱着人家姑娘不知道再说些什么,堂妹一脸生无可恋的听着周九良抱怨。这时孟鹤堂一个箭步走了过去,一把拉起周九良就往外走,周九良还不知死活的嚷着:“你松开我,你谁啊你,放开,我还要喝呢~”




孟鹤堂憋着一股气,刚走到周九良堂妹家楼底下,便直接把周九良推在墙上,“说吧,最近你怎么回事?!”




周九良不说话,他的脑袋被孟鹤堂这么一搞清醒了许多,他不知道该怎么说,改说什么,红着眼睛,眼泪一个控制不住夺眶而出。




看着眼前一脸委屈,泪流满面的周九良,孟鹤堂也是心疼的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,只好伸出手擦了擦他的眼泪,牵着周九良的手,把他带回家。




一回到家里,周九良还是不言语,孟鹤堂抓了抓头发,叹了口气:“航航,你要是觉得孟哥,不能给你搭,那孟哥就找师傅给你换一个,你何必这样呢。”




周九良一听这话便慌了,直接抱住孟鹤堂,哭的稀里哗啦“孟哥,别丢下我,我知道错了,别不要我~孟哥~不要丢下我~”




看着胸前的周九良,孟鹤堂内心一片惆怅,他知道小孩喜欢他,毕竟他煮了这么久了,也该有收获了,但是他想让小孩自己做决定,想让他说出来。




孟鹤堂摸了摸周九良的头,轻声说:“航航,有什么事,你跟孟哥说,不管怎么样,孟哥都在呢。”




周九良抱紧了孟鹤堂的腰,把头从孟鹤堂胸前抬起来,奶声奶气的说:“怎么办,孟哥,我怕,我不敢说,我怕我说了你就不要我了。”




“但是你不说,你孟哥会在意,所以航航不管其他的,你告诉孟哥,你最近到底怎么了。”孟鹤堂盯着周九良的眼睛说。




周九良俯身将嘴唇印上孟鹤堂的唇,轻啄一下说:“我喜欢你,孟哥。”说罢,一脸忐忑的看着孟鹤堂。




孟鹤堂笑了笑,用手勾起周九良的下巴,直接吻了上去,这个吻带有侵略性,将周九良口中的空气掠夺,缠上他的小粉舌,不停的戏耍着,缠绕着。周九良只感觉自己的醉意上头了,呼吸困难,但是内心深处十分欢喜,而孟鹤堂边吻着周九良便把人往房间带去。




一个晚上,两人不知闹了几回,但是周九良却是彻底被孟鹤堂拆入腹中,吃了一边又一遍,夜还很长…………(*/∇\*)






后来周九良才知道孟鹤堂有多腹黑,明明就知道他喜欢他,可是就是偏要等他自己开口,可惜事已至此,周九良也不能怎么样了,但是在在台上欺负他孟哥还是可以的。




孟鹤堂不是不知道周九良的心思,但是毕竟是自己宠的小孩,能怎么办呢,只能随他咯!


评论(4)
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