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 青 宇

护着你,因为爱你

九辫(*/∇\*)

新的脑洞一发完


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一定会陪着谁的,就像你曾经说你会陪我一辈子,最后还是丢下我了。


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,我的世界会没有你,你走的干净利落,什么都没有留下。


有人问过我,生离和死别,你最怕哪个,我说我都怕,因为我承受不了失去你,无论是哪种方式都一样,于我来说生离和死别,我都不想要。


“九馕,吃饭了。”一大早张云雷将早餐都做好,喊着房间里的杨九郎出来享用。


杨九郎一脸冷漠的走到了餐桌上,就静静的坐在那里,不言不语。


这是第几天了,张云雷不知道;杨九郎用冷漠的态度对待他好久了,每一天都是这般模样,不和他说话,无视他,张云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下来的,他抬起头看着杨九郎,眼前这个男人是他爱的人,所以他不会放弃。


“九馕,你要是不喜欢吃这个,改天我给你做别的。”张云雷强颜欢笑的说着。


杨九郎依旧不言不语,他连看都不看张云雷一眼,站了起来直接出门去了。


张云雷擦了擦脸上不知何时流下的泪水,他拿起筷子,自己一个人吃了起来。


一天的时间,张云雷都没有出门,他就坐在沙发上盖着毯子,翻着相册,回忆慢慢涌上心头。


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傻里傻气的杨九郎。

向他告白的时候,他同意了,一脸傻笑的杨九郎。

在一起之后,宠着他的杨九郎。

两个人一起去旅游,一起去教堂,一起做饭……


对于杨九郎来说,张云雷就是他的命,甚至是比命还要重要,杨九郎从来不会让张云雷受委屈,饭他做,家务他做,杨九郎只希望他的‘小祖宗’享受这一切就够了,甜言蜜语每天会对张云雷说,因为杨九郎爱张云雷。


一幕幕回忆从眼前划过,张云雷不知道杨九郎最近怎么回事,也许是不爱了,又或者是杨九郎喜欢上别人了,张云雷脑子一片混乱,哭着哭着就睡了。


晚上依旧是张云雷一个人吃饭,凌晨一点左右杨九郎才回来,洗漱过后躺在床的另一边,背对着张云雷就睡了,张云雷一直未睡等着他,张云雷翻过身看着杨九郎的背,他伸出手想摸杨九郎,可是又缩了回来,看着他张云雷的内心深处一阵阵刺痛,仿佛有人抓着他的心撕扯一般痛苦。


天亮了,又是一夜无眠,还是如同往常一样,杨九郎依旧冷漠,不言语,到点就走。又剩张云雷一个人了,偌大的房子,冷清没人气。


“叮咚,叮咚”门铃响了,张云雷很开心的跑过去开门,他以为是杨九郎回来了,结果门一开是郝医生。


郝医生见张云雷一脸开心的开门,一见是他脸上笑容少了很多,也不计较,开口就道:“张先生,早啊!我来看看你。”


张云雷请他进来客厅坐下,郝医生也不是头一回来了,但是看着眼前的房子,依旧还是会叹惜,这个房子充满了温馨,随处可见两个人的气息。


“谢谢!”郝医生接过水杯向张云雷道谢。


张云雷问道:“郝医生怎么会有空过来。”


郝医生看着张云雷说:“杨先生最近怎么样。”


张云雷一愣“挺好的。”


“杨先生还是不和你说话吗。”


“嗯,还是那样,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。”张云雷无可奈何的说着。


“对了,张先生喜欢看新闻吗。”


“喜欢啊。”


“张先生是不是很喜欢旅游啊!”


“对啊!前些日子我还和九郎去‘青松山’了呢。”


郝医生推了推眼镜“哦,那张先生这些日子有看到关于‘青松山’的新闻吗?!”说着还把报纸拿了出来。


“没有,最近我不关注这些事情。”张云雷似没看到一般,只是摇了摇头。


郝医生笑了笑问:“张先生,我觉得既然杨先生不和你说话,你可以尝试着和他说话。”


张云雷像是想到了什么,内心深处传来一阵恐惧,忽然间就大声说着:“我不想看到你。”说着便把郝医生赶了出去。


郝医生也不气恼,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,他说“张先生病情加重了,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如今我们又不能直接对他说出实情,所以我建议你们家属多陪陪他…………”


张云雷把郝医生赶走后,蹲着门边,他无声哭泣着,内心撕心裂肺一般的痛袭来,所有的事情他都想起来了,可是他不开心,他不想想起这些事。


忽然张云雷起身走向厨房,他打开冰箱拿出胡萝卜,放在菜板上切了起来,泪水一滴滴的落在菜板上,张云雷却丝毫不在意,嘴里还说着“九馕~今天我们吃胡萝卜炖排骨汤,我知道这个你最爱喝了,以前~以前你经常做给我喝……”


张云雷手在颤抖,声音哽咽的自言自语,重复着同样的生活。


而郝医生放桌面上的报纸上写的是:‘青松山’发生山崩,两名男子一死一伤,死的那名男子死死的护着身下的那名男子,所以伤的那位男子,只是轻伤……


杨九郎不在了,他护住了他的爱人,却也丢下了他。

张云雷活在杨九郎还在的幻想里,哪怕那个幻想的杨九郎冷漠,对于张云雷来说,只要能在身边就够了。

评论(21)

热度(1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