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 青 宇

没有标题的标题(上)

日子久了,慢慢的有些事情就成为了习惯;有些事情反反复复在心底提醒了自己无数次,结果却还是依旧一样;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藏在心里不说出来,可是不说出来,真的好难受啊!


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,杨九郎结婚了,新娘很漂亮,人也很温柔;九郎的伴郎不是张云雷,是王九龙张九龄两人。


婚礼还没开始呢,酒店门口的张云雷看着站在一起的一对新人,心里说不出的迷茫,他想张嘴说些什么,最终还是没说出来。


“想什么呢?还不进去。”孟鹤堂从身后拍了一下张云雷,这些年孟鹤堂对于张云雷和杨九郎的事,虽说不上是一清二楚,但是也是有所知道的,看着他们到这一步,孟鹤堂也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
张云雷摇了摇头,直径走了过去。


“哟!磊子来啦!”新娘一脸开心的招呼着张云雷。


“嫂子今天真漂亮!”


“嗨,就知道打趣我,行了你赶紧进去吧。”


一旁的杨九郎脸上挂着假笑一言不发,就看着他们聊着。


张云雷点点头走了进去,身后的孟鹤堂对着新娘到了一句恭喜,也跟着走了进去。在这期间张云雷和杨九郎都似见不到对方一般,擦肩而过。


新娘看了一下身边的杨九郎,抿了抿嘴小声的说:“真的要这样吗?说实话我觉得没必要。”


“你不懂,我必须这样子做!再说了你不也等着呢吗,继续吧。”说罢,杨九郎继续迎接着客人。


张云雷和杨九郎这两个人的事情,整个德云社都知道的差不多了,两个人台上台下都腻歪在一起,谁能看不出来呢,只是不说罢了;要知道德云社里日久生情也不是没有的,就比如说咱们的高老板和栾精灵,好家伙这两人可是磨了好一阵子,才决定心意在一块的。


张云雷和杨九郎这事是郭老师也是知道的,但是吧他们既然没到他面前说,郭老师也就当不知道,可是谁承想到他们居然会走到这一步,郭老师在知道杨九郎娶媳妇的事,也是吓了一跳,直接就开口问“那张云雷算怎么一回事。”最后就因为这事杨九郎差点没被赶,最后还是张云雷出面解决了这个问题,可惜依旧改变不了杨九郎要结婚的事实。


郭老师和德云社那些跟张云雷要好的都不想来参加婚礼,但是最后还是来了,因为张云雷要去参加。最好婚礼现场呢,有一波人虽然不是很开心,但是该有的态度还是有点。


婚礼开始之前张云雷和杨九郎在厕所门口碰见了,张云雷低着头刚要擦肩而过,杨九郎就拉住了他的手,开口问:“你就没有什么要问的吗?”


“没什么好说的,祝你幸福!”


杨九郎一听这话,直接把张云雷推靠在墙上,两只手撑在他两肩旁,眼睛盯着张云雷的眼睛,开口说:“张云雷,真的没有吗?没什么要问的吗?”


张云雷被杨九郎这么一下,吓到了,随后又听见杨九郎这般质问,眼眶瞬间就红了,他把头转向一旁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
“你回答我,我们吵架的时候,我问你的问题!”杨九郎看见张云雷这般模样内心深处也是煎熬,他红着眼睛,用手将张云雷的脸扳过来,盯着他。


“我不知道,你来告诉我啊!我该怎么做~”张云雷所有的委屈就在这一刻,全部爆发出来了,脑子里闪过一幕幕画面。


前些日子他和杨九郎吵架争执,最后杨九郎甩门而出,几天过后突然的婚礼通知,一切来的猝不及防。


看着眼前哭成泪人的张云雷,杨九郎伸手将他紧紧抱住,低头轻吻着他脸上的泪水,最后来到他的唇角,一下就吻住了他心心念念的人,微冷的舌滑入口中,贪婪地攫取着属于他的气息,用力的探索每一个角落。


张云雷感觉身体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里,香津浓滑在缠绕的舌间摩挲,他脑中一片空白,只是顺从的闭上眼睛,仿佛一切理所当然。他忘了思考,也不想思考,只是本能的想抱住他,紧些,再紧些,这一瞬间的悸动,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。


良久过后杨九郎放过了张云雷,只是静静地抱着他,让张云雷慢慢的缓过来,杨九郎轻吻张云雷的额头,对他说:“有我呢,请你无论如何,都不要放弃好不好!”


张云雷听到这,抬头看着杨九郎,眼睛红红的问:“那她怎么办,我们不能这样的~我们不能~”


“你放心吧,没有事的,这场婚礼是给她爸妈看的,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真结婚,等结束了我在和你说,但是现在角儿你能不能给我一个答案。”杨九郎伸手压了压张云雷的唇,一脸期望的看着他说。


张云雷坚定的点了点头说:“我可以做到,只要你不丢下我,我可以的。”


“真乖啊,好了我们先进场,把这场戏演完。”杨九郎亲了一下张云雷,就带着他往会场走去。


婚礼开始了,音乐响起新娘暖暖走上场,底下的孟鹤堂悄悄凑到张云雷身边,问他:“小妖精,你还好吧?”此时一旁的郭老师他们也支着耳朵,偷偷看着张云雷,就怕他受不住。


“小哥哥,不用担心我,我没事。”只见张云雷仰着笑脸开心摆手道。


孟鹤堂他们可不觉得张云雷是开心的笑,在他们眼中,张云雷就是不想让他们担心,才这般模样,瞬间对杨九郎就更气了。


这时台上已经进行到了司仪问新娘是否愿意的环境,可这时新娘却没有回答,台下新娘的父母急了,他们相互对视了一下,便连忙站起来对着新娘道:“熙熙,快说啊,别耽误时间。”


新娘见证犹豫不决,正打算开口说些什么,忽然礼堂大门打开,一名身穿白色短婚纱,头发高高梳成马尾戴着头纱的女子,走了进来,嘴里大声喊到:“等一下!”


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那名女子,气氛开始变得尴尬和诡异起来。

评论(9)

热度(5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