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 青 宇

惜九隐云归故里

文笔一般般,将就着看吧!

九辫穿越文(架空!!!!)

 

二十二.前因往事(中)

 

“青笙~青笙你在哪啊!!青笙~”相思在悬崖上不断地呼喊着,边喊边找。


云雷看不过眼,神识一开,方圆百里就他们三个人,根本就没有相思的口中的青笙,便开口对着走在前方的相思说:“你不用找了,我看过了,这方圆百里就我们几个人,没有其他人。”


相思找了很久,最终只找到了青笙的簪子,她很迷茫,青笙于相思来说是她唯一的依靠了,父母不知所踪,就连妹妹也离她而去,相思坐在地上嚎啕大哭。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“你有什么打算啊?”九郎对着相思问。


相思擦了擦脸上的泪痕,对着九郎说:“恩公,我一无去处,可否跟着你们一起。”


九郎看了一眼云雷,随后说:“可以,你先跟着我们吧,不过别叫我们恩公了,就叫我九爷吧,这是二爷。”九郎指着云雷说。


“是,九爷,二爷。”相思站起来对着他们鞠了一个躬。


一路同行的路上,云雷和九郎也知道了相思的修行,同时也救了一名熙熙的女子。


说起这熙熙啊,她也是一个苦命的,她的父亲是妖,母亲是名门贵族,那时她的父亲出来历练,对她母亲一见钟情,在人间化名立业,成为金科状元郎,求娶她的母亲,两人的感情也是羡煞旁人,恩恩爱爱了好些年头,由于她父亲是狼妖,所以对伴侣很忠诚,一直以来房里也就她母亲一人,她母亲也想尽方法为他父亲诞下子嗣,终于在他们成婚的第十年怀了熙熙,但是在她母亲怀孕期间,朝廷发生皇子争夺战,导致熙熙的外家成为牺牲品,她父亲不得已带着她母亲逃跑,逃到了妖界。


她母亲这才得知自己的丈夫是妖的事,虽然难以接受,但是毕竟生活了这么久,况且还有熙熙的存在,她的母亲最后还是和她父母在妖界生存了下来,而熙熙在她母亲的肚子里待了两年才被生下来,小时候的熙熙跟着父母身边,学习父亲的战斗本领以及母亲的能力,好景不长,在熙熙出生的第八个年头里,她的母亲因为身体的原因死去,父亲也因为妖界妖王的夺位之争死去,她也流落人间,因为她半人半妖的体质,一直受尽欺负,在九郎就下她的时候,她正因为半妖的身体被村民们抓起来,准备执以火刑。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而青笙被带回魔界之后,由于她体内的封印魔王解不了,便将她丢在一旁,带她到魔界的男子,在她询问相思的时候告诉她,相思丢下她,一个人跑了。青笙虽然不信,但是在魔界的日子根本不好过,青笙受尽了折磨,内心的希望也渐渐消失,开始变的敏感,不安;有一些找相思麻烦最后被打回魔界的人,都在魔界找青笙出气,青笙从他们口中得知了相思的消息,对相思的抛弃,对来到魔界只好的日子,恨,怨一切负面的情绪在青笙的心中诞生,慢慢的吞噬着青笙的良知。


在第二个百年,九郎将熙熙和相思也一并送回昆仑山,让他们闭关修炼。九郎带着云雷走遍了万里山河,期间也体验了一番人间的美食,看遍了人间的美景,了解了人间的一切美好和丑恶;在不知过去了多久,昆仑山传来相思和熙熙相恋的消息,姜花的化形,以及昆仑山诞生了桃花精的消息,九郎终于带着云雷回了昆仑山。


云雷和九郎回到昆仑山之后,看着眼前开满桃花的林子里,还长满了一些其他的鲜花,桃林深处建造起了一个房子,精美又诡异的花纹,扑面而来的清风,耳边是悠扬的琴声。


他们走到里面去,看到了熙熙坐在桃树下叹着古琴,姜花正在扑碟玩耍。


“熙熙,你看这是我给你做的桃花糕,你试试。”相思手里拿着一盘糕点,从屋子里走向在弹琴的熙熙。而她们的身后传来一个气呼呼的声音“相思!!!你又摘我的花!!!”


熙熙似是察觉到什么,她抬眼望去,便看见了站在桃花树下的两人,一袭清风吹过,吹动他们的衣摆。


“见过九爷,二爷。”熙熙站起来,莞尔一笑,将双手放在腰旁,微微屈膝。


“见过九爷,二爷。”此时相思也连忙屈膝向他们问好。


九郎摆了摆手,意示她们赶紧起来,随后带着云雷逛起了已经被他们改造了后山,姜花一个健步就奔到了云雷的怀里,云雷也爱抚的摸了摸它的皮毛。


这时一片片桃花向他们飞了过来,一名女子身穿白色长纱裙,桃红色的丝线绣出来一朵朵桃花,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间,三千青丝梳成芙蓉暨,发丝间还插入一宝蓝色玉簪;只见她直径朝着云雷和九郎屈膝跪下,双手举过头顶拜下,口中喊着:“泠,见过两位上神。”


“你就是桃花精?!!”云雷一脸稀奇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泠说。


九郎则是对着她说:“起来吧,不必多礼。”


“泠,遵命,谢过上神。回上神,正是。”泠先是一拜,随后站起来再回答云雷的问题。


云雷真相说些什么,忽然之间他的‘魂霆笔’和九郎的‘回河卷’从他们的衣袖中飘出,在地上幻化成人形。


“见过(参见)主子。”两人跪在地上,对着云雷和九郎叩拜。


云雷眨了眨眼睛,嘴角微微上扬,扭头对着九郎说:“你看,他们化形了!”


九郎抿嘴笑着说:“早该化形了,毕竟是我们的出生伴器灵。”


魂霆笔幻化成的是一名女子,她身穿黑色罗衣长裙,袖口处绣着曼陀朱砂,红丝线勾出几片花瓣,简单又不失大雅,云雷给她赐名为‘诗元’。


而回河卷幻化的是一名男子,一件雪白的直襟长袍,衣摆处用金丝线绣着一片片祥云,腰束月白祥云纹的宽腰带,九郎给他赐名为‘君凡’。


他们陪着云雷,九郎在昆仑山一起修炼,不问世事,直到仙魔大战的发生。

评论(1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