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 青 宇

惜九隐云归故里

文笔一般般,将就着看吧!

九辫穿越文

 

十九.真的要见桃了

 

相思带着沈鹜和顾可蓥来到了莫青笙的地盘时,进入眼帘的是大门上被铁链吊起来的古雪薇,古雪薇的白色长裙早已被染红了鲜血,发丝凌乱,整个人陷入昏迷之中,脸上毫无血色,嘴角带有血丝。


相思见状直接右手一甩,一根树藤向古雪薇的腰间缠去,左手一个挥手,一个冰箭便划断了铁链;将古雪薇一个用力带入怀中,伸手摸了摸脉搏。


“老大,怎么样,小薇姐没事吧?!!”沈鹜看着古雪薇一身的伤着急的问着。


相思摇了摇头,沉重的说:“很不好,内伤很重,而且筋脉具断。”


顾可蓥对着相思说:“老大,我把小薇用空间转移回去吧。”


“嗯。”相思刚把古雪薇放在地上,紧接着顾可蓥双手举在胸口做莲花状,口中念念有词,古雪薇身边的空间开始扭曲,一个蓝光闪过,古雪薇便消失在眼前。


此时门缓缓的打开,莫青笙的声音响起“既然来了,怎么还不进来啊!”


相思看着眼前敞开的大门,虽然内心知道也许这是一个陷阱,但是她既然都来了,便绝无可能逃避,她轻声的说道:“走。”


沈鹜和顾可蓥紧随其后。


刚进去大门便关了起来,只见莫青笙就坐在一个亭子里,正喝着茶,而三月他们就在亭子前看着他们;莫青笙见他们来了,莞尔一笑道:“再一次见面了,我的~姐姐~”


相思并未理会莫青笙,眼睛红光闪过,双手举起口中念词,空中出现无数个火球,朝着莫青笙袭去。


莫青笙皱眉,瞬间站了起来,双手抬起指尖轻点,空中出现一个又一个水球,朝着火球撞去。


三月,五月以及七月朝着沈鹜和顾可蓥袭去。


..................漫长的打斗..................

一个身影向后倒去,只见相思倒在地口吐鲜血,莫青笙轻抿嘴角:“姐姐,过来这么多年,你还是老样子啊。”


沈鹜和顾可蓥见相思倒在地,两人对视了一眼,加大了攻击;顾可蓥将五月的攻击转换成了自己的能量,拿着古琴加快了攻击,瞬间放倒了五月几人。


“老大,你怎么样了。”沈鹜扶起相思,提防的看着莫青笙问。


相思又吐了一口血,“咳咳,无碍。”


顾可蓥连忙扶住了相思的另一边,一挥手撕开了空间,直接带着相思和沈鹜走了。


三月捂着胸口,对着莫青笙说:“主子,要不要追。”


“不必,他们会回来找我的。说罢,莫青笙转身走向亭子继续倒茶喝水,她斜眼看了一眼三月他们,不做声。三月他们见状便拱手退下了。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画面一转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当客厅忽然掉下一个人的时候,沐晴宝吓得跳了起来:“我去,这谁啊!!!”随后定睛一看竟是古雪薇。


“嫂子,快来啊,小薇姐~小薇姐出事了。”


熙熙听见沐晴宝喊声,连忙放下手中的动作向客厅跑去。只见沐晴宝抱着古雪薇一脸的惊恐,而古雪薇身上都是血,熙熙对着沐晴宝说:“快,把小薇放在沙发上。”


“哦哦,好”沐晴宝呐呐的将古雪薇往沙发上放,一不小心还把古雪薇的头磕在了桌子上。


“妙手回春,治愈。”熙熙想都不想直接往古雪薇身上丢治愈术,一个白光包围着古雪薇,她身上的伤口慢慢愈合了起来。


沐晴宝一脸焦急的看着古雪薇,在他们所有人里,古雪薇就像大姐姐一般的照顾着他们,而且每次受伤都是古雪薇治疗他们的,还有犯错的时候也是古雪薇求情,因此古雪薇对于他们来说就和亲姐姐一样,在知道古雪薇失踪的时候,大家都很着急,沐晴宝只可惜自己没有用,不然就可以一起去营救古雪薇了。


熙熙终是将古雪薇的外伤治愈好了,她还拿出了‘九转回清丹’给古雪薇喂下去。


“嫂子,小薇姐怎么样了。”沐晴宝担忧的看着古雪薇问。


熙熙叹了口气说:“目前看来外伤是没有问题了,可是筋脉具断需要你老大帮忙我才能把小薇的内伤恢复过来,而且她的体内还有一种不知名的能量在破坏着,我只能暂时封印住,还要仔细查看才行。”


沐晴宝听到这里,内心一个钝痛,不敢置信的说:“怎~怎么~怎么会?!!”


熙熙伸手摸了摸古雪薇惨白的脸,满眼的心疼,她说:“会好的,一切都会好的。”


楼上的季君凡知道了姜花的离去,他颤抖着问:“是谁,到底是谁?”


“是莫青笙,我没有想到如今的她会这么不择手段,花儿原本的伤就没有养好,还被她一直攻击,最后我赶过去的时候~我~花儿已经~~已经~~”李诗元想起那个场景就难受,当她赶过去的时候,姜花已经出气少进气多了,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,触目惊心。


季君凡张口大喘气,痛到极致,无法呼吸;季君凡的脑子里都是过去一幕幕的回忆,初次认识的场景,三个人聚餐,三个人一起玩,各种各样的场景,最后停在了姜花对他说:“小凡,你人真好,要是你是我哥哥就好了。”


昔日的场面还仿佛是昨天,可佳人已不在了。


李诗元擦了擦眼泪,她说:“小凡,我不会放过莫青笙的,但是就我一个人是没有办法对付她的,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

季君凡没有作声,李诗元抬眼望去,她抱住了季君凡说:“小凡,我知道你难受,但是你只能难受那么一小会,我们得让害死花儿的人,付出代价。”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此时的二爷和九馕并不知道相思她们那边发生了这么多事,他们这时正跟着王九龙他们回玫瑰园呢,在车上二爷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心很慌,整个人就像是透不过气来,他打开车窗,让风吹了吹他的烦躁。


坐在旁边的九馕,没有阻拦,只是把二爷往怀里带,稍微遮了一下说:“角儿,怎么了?不舒服吗?”


二爷摇了摇头说:“没事,就是突然之间心很慌。”说着还往九馕怀里缩了缩。


“去见见师父而已,再说了不是有我在呢嘛!不担心,乖啊,睡一下吧。”九馕温柔的哄着。


二爷闭上了眼睛没有说话,心忽然就放宽了许多,一时之间车内安静了下来。


突然车停了下来,坐在驾驶位上李九春扭头看着二爷和九馕说:“到了嘿,醒醒。”





 

评论(1)

热度(9)